資訊中心/Information
行業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資訊

部分中小銀行 暫停外部大數據風控合作 消費貸門檻收緊

發表日期:2019.09.27

    “近日多家城商行、農商行暫停了大數據風控合作業務。”一家智能大數據風控機構負責人趙誠(化名)透露。近期,多家涉及爬蟲技術的大數據風控機構被調查。
    趙誠坦言,近日眾多中小銀行詢問最多的,就是大數據風控平臺獲取的借款人信息是否經過“充分授權”,是否存在過度收集行為,向銀行提供的借款人信息是否從第三方數據機構采購得來。若大數據風控平臺存在上述狀況,銀行就會果斷暫停合作。
    大數據風控平臺遭遇的風波,進一步波及到助貸機構。
    “越來越多銀行因缺乏借款人信息而收緊信貸審批門檻,甚至少數銀行只做‘熟客’,新客戶一律不放貸,導致助貸機構導流的借款人通過率大幅下降。”一家助貸機構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以往每推薦10位借款人,大概4-5人能獲得消費貸款,如今銀行收緊審批門檻,降至兩人左右。”
    該負責人坦言,由于流量成本居高不下,助貸領域的導流業務已入不敷出。
    銀行收緊消費信貸門檻
    多位中小銀行消費金融部門人士坦言,以往對消費金融貸款的風控審核,主要基于兩大數據的評估:一是借款人在央行的征信報告,二是銀行通過第三方大數據風控機構獲取的借款人行為、電商購物、生活特征等數據。兩者相互交叉驗證,讓銀行更全面了解借款人的還款能力與還款意愿。
    “在兩種數據交叉驗證的情況下,我們個人消費信貸的壞賬率一直控制在2%以內。”一家城商行消費金融部門人士向記者透露。
    但是,近期多家涉及爬蟲技術的大數據風控平臺被調查,上述人士所在銀行決定暫停所有的外部數據合作。
    上述城商行消費金融部門人士解釋,銀行目前不清楚這些平臺提供的借款人信息,是否存在過度收集行為,是否在借款人不知情的情況下獲取,是否從另外的第三方機構購入,因此銀行消費信貸業務也可能陷入“非法獲取借款人隱私數據”的困境。
    “不只是我們這么做,很多中小銀行都暫停了大數據風控合作業務。”上述城商行消費金融部門人士表示,這也讓銀行個人消費信貸業務風控壓力驟然加劇。
    “目前我們只能收緊個人消費信貸業務的審核門檻,即便合作的助貸機構會先對借款人做一番風控核查,但我們現在仍可能拒絕放貸。在以往,這些通過外部平臺風控遴選的借款人,獲批率很高。”上述人士透露,本周以來銀行內部決定只對放過貸的客群提供續貸服務。
    這導致近期銀行消費信貸業務規模縮水不少。
    助貸機構再遇大考
多位助貸機構負責人透露,近日推薦給中小銀行的借款人客群貸款獲批率明顯下滑,導致相應的導流獲客收入縮水不少。
    “我們內部粗略估算,從多家涉及爬蟲技術的大數據風控平臺被調查開始,我們面向中小銀行的導流獲客業務收入縮水約40%。由于流量成本并未下降,這段時間這類業務營收基本是虧損的。”一家助貸機構業務主管直言。若爬蟲技術獲取用戶信息數據的合規操作標準遲遲不能明確,助貸行業的苦日子還將延續相當長一段時間。
    更重要的是,以往銀行與助貸機構合作期間,會向助貸機構查詢借款人是否存在欺詐風險等信息,并為此支付費用。如今銀暫停了這項業務合作,助貸機構又失去另一塊重要收入來源。
    為此,部分助貸機構只能將借款人的借款需求與信托產品資金進行對接。助貸機構與信托機構合作時,往往通過關聯擔保公司與保險機構信用保證保險業務保障信托產品本金安全,因此信托公司也會將消費信貸主要風控審批決策交給助貸機構處理,令助貸機構在借款人信貸決策方面具有較高的話語權,以此彌補銀行收緊信貸門檻造成的助貸業務收入下滑。
    “但這種做法未必能持久。”趙誠坦言,一方面信托產品資金的融資成本較銀行高出不少,由此造成消費金融信貸產品利率水漲船高,不少信用評級較高的借款人對貸款利率抬高感到不滿意,從而放棄貸款,令助貸業務壞賬風險增加;另一方面部分信托機構也借鑒銀行的做法,對借款人信息數據獲取的合規性加大審查,整個業務同樣存在較高的不確定性。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
排列三怎么杀二码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