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中心/Information
行業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資訊

誰是銀行“大零售”之王

發表日期:2019.09.24

    銀行的各項業務此消彼長,近些年來,“長”的毫無疑問是大零售。梳理上市銀行財報也可見,銀行間,大零售業務競爭力的起落。
    以利潤規模看,建行高居榜首,工行緊隨其后;招行依然是股份行中零售業務的“翹楚”,利潤甚至超越了國有大行中的郵儲銀行以及交通銀行,與農業銀行也僅有一步之遙。股份行中的平安銀行、民生銀行也可見蓄勢發力。

    與國有大行、股份制銀行相比,上市城商行“大零售”體量則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利潤增速整體居首。




    國有大行誰是王者
    從“雙大”轉向“雙小”(小行業、小企業)戰略的建行,“大零售”利潤已經超過“宇宙行”工行。
    2019年上半年,建行個人金融業務收入不及工行,為1333.23億元,同比增長3.86%,占總營收的比重為36.88%;工行個人金融業務營業收入1823.15億元,同比增長16.97%,占總營收的比重為41.1%。但是,上半年,建行個人金融業務稅前利潤已超工行,建行、工行的個人金融稅前利潤分別為858.89億元、838.96億元,增速均在6.4%附近。
    導致兩家國有大行出現差異的,是中間業務收入(即手續費及傭金收入,簡稱中收)。
    上半年,建行個人金融業務中收457.29億元,同比增長18.22%;但工行中收出現0.58%的跌幅。建行中收主要來自信用卡收入(銀行卡手續費261.84億元,增長15.13%)、網絡金融客戶和交易規模增加(電子銀行收入122.63億元,增長18.32%)、代理保險(代理業務手續費108.63億元,增長17.90%);隨著凈值型理財產品推廣,建行的理財業務收入74.50億元,同比增長13.71%。
    導致工行個人金融中收下降的,是理財業務。今年上半年,工行個人理財及私人銀行的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下降了9億元,減幅5.5%。該行信用卡分期付款手續費收入也在增長,但銀行卡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僅增長5.4億元,增幅2.5%。唯第三方支付增速較快,帶動結算、清算及現金管理業務收入增加 40.66 億元,增幅24.7%。
    六大國有銀行中,除工行外的其他五家大行的個人金融業務中間業務收入均保持了雙位數增速,其中郵儲高達38.5%。
    具體來看,2019年上半年,中行、農行、交行、郵儲銀行的個人金融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分別增長了12.68%、14.83%、16.54%、38.51%。究其原因,均是由于信用卡分期付款、代銷保險等增加,但代理理財等增長乏力甚至出現負增長。
    例如,今年上半年,中行信用卡、互聯網支付、代理保險等增長較快,帶動銀行卡手續費168.05億元,同比增長20.15%;代理與結算手續費83.37億元,增長8.37%;但上半年,中行從非保本理財產品、公募基金和資產管理計劃等獲取的手續費、托管費和管理費收入為37.99億元,同比下降24.02%。
    農行、交行的零售金融中收增長均來自信用卡、理財等,其中,農行上半年由于信用卡分期付款業務收入增加,銀行卡手續費增長15.0%。不過,農行非保本理財規模雖下降,但上半年來自理財的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22.96億元,同比增長30.97%。建行銀行卡手續費增長9.81%;由于個人客戶理財投資產品收入的增加,管理類手續費增長13.22%;代理類手續費收入增長30.99%,主要由于代理保險業務收入的增加。
    不過,零售金融業務利息收入卻不穩定,建行、農行的個人金融利息凈收入均出現負增長。
    其中,建行個人金融業務利息收入甚至出現負增長,該行上半年個人金融利息凈收入912.45億元,同比下降3.71%。遠不及工行個人金融業務利息凈收入上半年1031.12億元,工行為唯一利息凈收入過千億的商業銀行。建行零售凈利息收入負增長,主要受累于消費類貸款。
    今年上半年,建行個人貸款6.13萬億元,較上年末增加2930.48 億元,其中個人住房貸款新增3018.34 億元,信用卡貸款新增207.59億元,個人消費貸款余額1682.70億元,較上年末減少418.55億元,降幅19.92%。與之對應,建行個人貸款不良率從去年末的0.41%上升到0.46%;個人住房貸款、信用卡貸款、個人消費貸款的不良率分別為0.27%、1.21%、1.45%,較上年末分別增長3bp、23bp、35bp,而該行公司類貸款上半年反而下降10bp至2.50%。
    農行的個人消費貸款不良率也出現反彈,為唯一上漲的個貸子類別。該行個人貸款上半年新增4237.78億元, 增長9.1%。其中個人住房貸款較上年末增長7.2%,不良率0.26%;個人消費貸款較上年末增長4.8%,不良率1.03%,較上年末上升22bp,該行稱積極推進個人消費貸款“擴戶”工程和場景化布局,“網捷貸” 等中短期線上消費貸款增長較快。此外,個人經營貸款較上年末增長15.5%,不良率1.84%;個人信用卡透支較上年末增長19.4%,不良率1.43%。
    實際上,工行也有意縮減了消費貸的規模,上半年,工行個人消費貸款1927.87億元,半年減少113.75億元,信用卡透支8283.17億元,半年僅新增17億元;同期個人住房貸款、個人經營性貸款新增4017.83億元、859.81億元。交行也壓降了信用卡透支規模,該行信用卡透支余額4546.77億元,半年減少505.13億元;而個人住房按揭貸款同期新增601.55億元。
    股份行“大零售”深度分化
    股份制銀行零售業務繼續分化,招行零售業務利潤總額388.20億元,超過平安、民生、中信的零售利潤之和。
    然則,觀察股份制商業銀行的“大零售”轉型,由于受到資本金、負債端等的約束,各家股份制銀行零售策略不一。
    其中,中信、光大兩家股份制銀行零售金融利潤出現較大幅度的下降,上半年分別減少12.77%、47.28%;號稱“零售之王”的招行、正在全行轉型零售的平安銀行,來自零售業務的利息凈收入增速均在20%左右。其中,民生、中信兩家股份制銀行的中收凈收入超過利息凈收入。此外,浙商銀行的零售策略與城商行較為類似。
    業內一般將招行、平安的“大零售”相比較,兩家銀行均重視金融科技在零售業務中的應用。從零售收入看,招行、平安上半年零售業務收入分別為753.49億元、385.96億元,分別增長19.77%、31.66%;零售業務利潤總額分別為388.20億元、140.39億元,分別增長20.97%、19.07%。
    不過,兩家銀行的“大零售”策略實際差異卻不小。從資產端看,招行貸款的51.8%為零售貸款,不良率上半年下降5bp至0.74%;該行零售信貸投放以房貸為主,個人住房貸款占全部貸款投放的24%,其次為信用卡貸款、小微貸款,占比分別為15.09%、8.87%,;但招行信用卡貸款上半年不良率反彈19bp至1.30%。
    與之相比,平安將資產投放主力放在信用類貸款,該行上半年將58.8%的貸款額度投向個人,占比增加了1個百分點,其中信用卡貸款增長了8%;其中,信用卡應收賬款、汽車金融貸款、新一貸占比分別為24.5%、8.0%、7.4%,不良率分別為1.37%、0.62%、1.13%,分別增減5bp、8bp、13bp。
    造成這一情況的原因,與兩家銀行的負債結構有關。招行上半年存款總額4.70萬億元,占負債總額的71.00%,存款成本率1.71%;而平安存款的成本率高達2.49%。這是由于招行活期存款占比較高,上半年招行活期存款年日均余額占客戶存款年日均余額的比例為58.92%,較上年下降1.72個百分點。不過,平安管理零售客戶資產(AUM)增長較快,達1.76萬億元,較上年末增長23.9%。
    中信、光大的零售業務利潤出現大幅下降,但實際上,其零售業務收入、零售業務利息凈收入及中收凈收入增速均超過20%。導致這一情況的原因,是信用減值損失。
    其中,中信銀行零售業務今年上半年信用減值損失104.11億元,2018年上半年資產減值損失為50.77億元。
    中信財報顯示,該行以預期信用損失模型為基礎計提信用減值損失,上半年信用及其他資產減值損失合計341.90億元,同比增長30.69%,其中計提發放貸款及墊款減值損失335.99億元,同比增長42.25%。上半年,中信個人不良貸款余額較上年末減少0.63億元,不良貸款率較上年末下降0.10個百分點,但其計提貸款損失準備金335.99億元,同比增加99.79億元。撥備計提變動主要是逾期90天以上貸款納入不良,撥備消耗增加。
    若從整體看,中信零售銀行業務實現營業凈收入324.72 億元,同比增長20.05%,占營業凈收入的 36.72%。實現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282.92億元, 同比增長29.41%。其中,銀行卡手續費同比增加53.64億元,增長34.12%,主要由于信用卡手續費及收單業務收入增長所致; 托管及其他受托業務傭金同比增加10.80億元,增長45.06%, 主要由于理財業務手續費收入增長所致;代理業務手續費同比增加9.19億元, 增長37.01%,主要由于代理保險手續費收入增長所致; 擔保及咨詢手續費同比減少2.91億元,下降10.55%,主要由于咨詢顧問收入下降所致。
    對于光大銀行,該行上半年零售銀行的業務及管理費支出92.55億元,同比增加15.27億元;資產減值損失121.60億元,同比增加86.45億元;這使得光大零售業務利潤大幅下降。實際上,光大上半年實現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127.49億元, 同比增加22.71億元,增長21.67%,主要是銀行卡服務手續費收入同比增加15.36億元,增長28.33%。
    民生上半年信用減值損失雖然增加,但零售業務稅前利潤同比增長29.37%,為A股上市股份制銀行零售業務利潤增速最快。該行上半年信用減值損失增加49.73億元,零售業務凈收入322.80億元,同比增長22.17%;零售凈收入全行占比38.02%,同比提高1.53個百分點。實現零售業務非利息凈收入198.81億元,同比增長24.46%。
    民生銀行零售業務增加,主要來自中收,該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272.82億元,同比增加12.15%。其中,銀行卡服務手續費增長32.65%,結算與清算手續費增長20.23%,但該行代理業務手續費下降9.23%。
    興業、浦發未公布零售業務收入的詳細數據,但零售增速亦較快。
    興業銀行上半年零售客戶綜合金融資產余額1.91萬億元,較上年末增加1343億元;實現零售銀行業務營業凈收入264.08億元,同比增長29.07%。上半年發放個人貸款2129.92億元,同比增長40.29%。零售財富綜合金融資產1.29萬億元,零售財富類中間業務收入29.2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加3.7億元。
    浦發銀行零售營業凈收入實現 370.56億元,同比增長12.32%。該行個人貸款(不含信用卡及透支)余額1.15萬億元,較上年末增長10.77%。財富管理業務收入實現27.39億元,同比增長32.06%。但浦發也有意控制信用卡增速,該行上半年信用卡透支余額4396.37億元,較上年末增長 1.46%。信用卡業務總收入282.99 億元,同比增長2.49%。
    城商行緣何折戟中收
    與國有大行、股份制銀行相比,上市城商行雖然也在推進“大零售”,但卻幾乎“放棄”中收業務,手續費及傭金收入占零售業務的比重極低。
    究其原因,大多數城商行將信用類貸款作為“大零售”轉型的抓手,而并未將零售轉型重點放在理財業務、代銷報銷、銀行卡交易等。
    值得警惕的是,由于信用類貸款“共債”風險逐漸暴露,城商行限于當地業務,部分城商行零售轉型的風險開始暴露。其中,鄭州銀行、錦州銀行的零售業務收入出現罕見的負增長,北京銀行、哈爾濱銀行、徽商銀行的稅前利潤也出現負增長,個別銀行零售利潤腰斬。
    據統計的18家上市城商行中,鄭州銀行上半年零售銀行業務收入8.17億元,同比下降23.79%;零售銀行稅前利潤1.98億元,同比下降49.10%。該行零售業務的利息凈收入、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分別下降21.99%、31.58%。
    剛剛獲得注資、新任管理層入駐的錦州銀行上半年零售銀行稅前利潤4.16億元,同比下降29.6%;該行零售銀行業務利息凈收入、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分別增減15.6%、7.3%。
    究其原因,均在于不良風險暴露。
    鄭州銀行上半年個人貸款增加73.77億元,主要投向個人經營貸款及個人住房按揭貸款,該行上半年壓降個人消費貸款、購車貸款分別為12.6億元、4.7億元,但信用卡貸款增長了6億元。該行不良貸款率為2.39%,較上年末下降8bp,但是購車貸款不良率高達9.56%,較上年增加了638bp;個人消費貸款、信用卡貸款、個人經營性貸款不良率分別為3.05%、1.55%、3.05%,較上年分別增加了67bp、64bp、5bp,而按揭貸款不良下降2bp至0.07%。
    錦州銀行6月末不良率6.88%,較上年末增加了189bp;為應對資產質量下行和不良資產余額增加,該行貸款減值準備310.49億元,較上年末增加35.6%。該行截至6月末的120.7億元零售貸款中,不良率11.97%,較上年末增加313bp;其中個人經營性貸款98.79億元,不良率14.30%,較上年末增加395bp;個人消費貸款6.41億元,不良率3.62%,較上年末增加115bp。
    此外,哈爾濱銀行的零售業務稅前利潤分別下降19.83%、40.47%。
    其中,哈爾濱銀行主要是由于零售業務利息凈收入下降5.46%。該行零售金融業務營業收入為23.738億元,較上年同比增加9.71%,占營業收入的31.97%。個人貸款余額為1237.640億元,較去年末增長7.26%,占貸款總額的47.5%。信用卡資產余額為121.27億元,較上年末增長12.18%。哈爾濱銀行不良貸款率1.89%,較上年末上升0.16個百分點;但該行1237.64億元個人貸款不良率下降22bp至2.29%。其中,個人消費貸款余額719.316億元,較上年末增加23.164億元,個人消費貸款不良率下降0.28個百分點至1.51%。
    此外,北京銀行零售業務利潤總額30.19億元,同比略減2.14%。但該行利息凈收入60.50億元,同比增長34.53%。
    徽商銀行零售業務利潤總額6.88億元,同比增長0.23%。該行零售貸款總額為人民幣1642.28億元,較上年末增長13.07%,占客戶貸款及墊款總額的37.79%,比上年末下降0.25個百分點。該行資產減值損失為58.94億元,同比增長8.90%。
    零售業務利潤超過10億元的城商行中,寧波、江蘇、上海、天津、長沙銀行的零售業務利潤分別為26.03億元、24.30億元、24.15億元、12.46億元、10.90億元。其背后,均是由于利息凈收入大幅增長。
    其中,天津銀行零售業務增長76.97%,主要來自理財服務費增長18.1%至6.21億元。
    其余城商行零售業務利潤低于10億元,蘇州、中原、南京、青島、西安、盛京銀行的零售業務利潤分別為6.78 億元、6.01 億元、5.90 億元、5.26 億元、4.90 億元、2.29億元,分別增長146.33%、90.49%、26.72%、110.21%、75.00%、373.38%,零售業務已成為這些銀行對沖對公業務收入下降壓力的核心工具。
    不出意外的是,這些城商行的零售業務利潤主要來自貸款。
    其中,蘇州、中原、南京、青島、西安、盛京銀行的零售業務凈息差分別為8.45 億元、26.14 億元、23.19 億元、6.56 億元、9.37 億元、6.87億元,分別增長65.04%、54.39%、50.10%、24.06%、88.15%、197.40%。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
排列三怎么杀二码组合